我的父亲接受他人质疑、放弃了军人的身分,都只为了...

收藏:444

我的父亲接受他人质疑、放弃了军人的身分,都只为了...

我的父亲

守护中华民国的生命之旅

郝龙斌,中国国民党副主席

二○一九年四月二日,父亲中风,送医后一度因肺部积水,病况危急,之后一段时间睡睡醒醒,所幸治疗得当,渐渐恢复;五月二十日,父亲长睡六十小时,醒来张开眼睛,目光炯炯看着我说:「这辈子有三件事我要一直做下去,就是守护中华民国,发扬黄埔精神,反对台独!」 

父亲的回忆录,就是他自己记录这一生,为这三件事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其中守护中华民国是重中之重;发扬黄埔精神,目的是守护中华民国;反对台独,也是为了守护中华民国。

父亲是一个心中认定了目标,就勇往直前,没有犹豫,也绝不妥协的人;他这种只问是非,不问个人利益的精神贯穿整本回忆录。 

父亲在回忆录中自述,自己十七岁从军,展开他「守护中华民国」的生命之旅。从黄埔建军以来,国军历经北伐、抗日、剿共、八二三砲战保卫台湾,其中除了北伐,无役不与。对父亲来说,黄埔精神就是保卫中华民国! 

今日许多人不了解国军,常以黄埔精神为党国遗绪而汙衊国军,这是父亲心中的最痛。

在他的回忆录中一再强调,国军效忠的是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宪法》,因此「国军没有『党指挥枪』,或『枪指挥党』的问题,只有『《中华民国宪法》指挥枪』的问题,任何效忠《中华民国宪法》的三军统帅,不必担心三军的服从。」 

曾经父亲因为担任参谋总长时间过长,被外界视为军事强人,甚至认为有军人干政的疑虑;但事实上,在蒋经国总统去世前后,美方多次派人来问父亲对政局的想法,父亲皆坚定表示,绝对效忠领袖,不会介入政治。 

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父亲正在北投复兴岗主持军事会议,各级军事首长均在场;他在会议中接获电话赶赴总统官邸,得知蒋经国总统去世的消息后,迅速返回军事会议,下令各部队长立即返回驻地,维护国家安全。当天晚上,李登辉副总统依《宪法》接任总统;一月十四日上午八点,父亲与当时的国防部长郑为元即联名上书李登辉总统,表达效忠三军统帅、服从命令、确保国家安全之意。 

之后一段时间,对于李登辉总统接任国民党主席一事,在党内颇多杂音,国内政局暗潮汹涌,父亲却多次公开表达坚决支持李总统,使一场政争消弭于无形,政局迅速稳定下来。 

父亲相信的是,枪桿子出政权只是一时的,建立优良的政治制度才是长久的;他写道:「拿枪桿子的人没有政治野心,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础;与枪桿子没有渊源的人能主政,是政治民主化的第一步。」

因此父亲对于因他与军方一致坚守立场,成为稳定政局的关键力量,使李登辉总统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位与枪桿子无渊源的总统,是极为欣慰的。 

一九九○年,李登辉总统经国民大会推举为第八任总统;四月三十日,李登辉总统告知父亲,準备任命他为行政院长,这是出乎父亲意料之外的安排,全家人都反对父亲接任,但父亲选择相信李登辉总统宣示反对分裂国土的政策宣言。 

父亲接任行政院长的消息发布后,反对阵营一片反郝之声,台北街头出现反军人干政的涂鸦,父亲为了消除外界疑虑,自动签请以一级上将退休。

父亲一生以身为军人为荣,除役失去军人身分,在他实有椎心之痛,但是为了社会和谐,他愿意承担。如今回顾,这或许是父亲处身军中五十多年,对政治现实的认知过于单纯。 

在父亲的回忆录里,他写下:「然而我却是行宪以来政治处境最艰困的行政院长,一方面发觉李登辉总统并非衷心以经国先生继承人自居,执行经国先生政治路线,形成总统与行政院长基本路线的对立;另方面则遭到立法院内民进党阵营的抗争与杯葛,对我形成夹击之势。」这实乃父亲担任行政院长两年九个月的真实写照。 

鉴于李总统在政治路线与政策手段上的争议不断,政坛上「主流」、「非主流」争执日益激烈,父亲开始思考坚守原则,不合则去。还记得那段时间家中常有党政大老前来劝说父亲不要请辞,继续在行政院长职位上与李总统争是非。

但是父亲认为台湾倚仗的是经济,国家政局动荡势必造成经济动荡,甚至动摇国本,如果因为政争影响国家发展,他的选择就很明确了。后来父亲果然于一九九三年第二届立法委员就职前率行政院官员总辞,立下中华民国的宪政惯例。 

事实上,对于李登辉总统的民主改革,包括终止动员戡乱时期、特赦美丽岛事件受刑人乃至于修宪,父亲都是赞同并且全力促成,唯独在国家认同上,父亲对于李总统的独台倾向,是寸步不让的。 

父亲在回忆录中所揭橥的「弃独、保台、缓统」,是他守护中华民国的一种信念。现今许多主张台独者认为反对台独就是要与中共统一,但是父亲的主张在回忆录写得很清楚:「保台的初衷是不容中共统治台湾,是反共而非反中(中华民族),亲中是亲中华民族。」 

他也清楚表明:「统的意义,绝非中共吃掉台湾」;又说:「和平统一非以『强统弱』,亦非以『大统小』,而为『是统非』,唯有双方同意的『是』,才是和平统一的时机。我们只要站在『是』的一边,和平统一对我们是有利的。」 

从父亲对统独的论述可以看出,身为一位曾担任行政院长和参谋总长的人,他的「弃独、保台、缓统」是一种积极面对中共挑战的信心;他对中华民国在军队素质、民主、法治以及经济均富等方面都有绝对的信心,认为这些都是台湾决胜大陆的战略优势。直白地说,在父亲心中,台湾只要遵循《中华民国宪法》体制,实现三民主义,就绝对没有被中共併吞的可能性! 

父亲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本回忆录是他根据自己的日记,以及观察历史和时事的心得,亲手一字一字写成,完全未假手他人。回忆录中记载的是他在大时代中的个人经历和观察,字字句句发自他内心;他的观点可受公评,但他守护中华民国的一片赤忱绝对不容质疑! 

【书籍资讯】
《郝柏村回忆录》

我的父亲接受他人质疑、放弃了军人的身分,都只为了...